福建日报报业集团主管 《福建法治报》官方网站
原创 | 法治福建 | 记者调查 | 时政 | 国内 | 普法课堂 | 法治时评 | 说法 | 求证 | 大案要案 | 权威发布 | 公安 | 检察 | 法院 |

邵武市在细节上做好社会管理大文章

2016-10-14 10:13:00 来源:

                              “微治理”换来“大平安”
           ——邵武市在细节上做好社会管理大文章


  2006年,邵武群众对平安建设的满意度在南平十县、市、区中排名第八。而去年,邵武市社会治安满意率位居省县级市第四名,南平十县、市、区第一名。这样明显进步的推手是什么?是治安防控立体化、城乡社区服务管理网格化、矛盾纠纷调解多元化建设有条不紊地推进,是社会管理中每个微小的细节都有相关人员尽责把控。
  治安防控立体化:
  10分钟破获飞车劫案
  飞车抢劫有没有追回的可能?有!在邵武经商的厦门客商陈先生用自己的亲身经历给了记者肯定的回答。“凌晨被抢,巡逻队员只用了10分钟就在5公里外抓获了劫匪,太不可思议了。”陈先生向记者回忆起当天惊险的一幕。
  2014年11月28日凌晨0时30分许,陈先生回家途经邵武游泳馆路段时,一辆摩托车突然从其身后急驰而来,还来不及反应,摩托车后坐的一名年轻男子便把他提在手上的公文包抢走了。“当时是凌晨,我看不清劫匪的面貌,感觉公文包肯定找不回来了。”陈先生说。
  路人迅速帮陈先生报了警。不到3分钟,巡逻警车便赶到事发现场。正当陈先生沮丧地向巡逻队员叙述案发经过时,巡逻队员手中的对讲机传来2名犯罪嫌疑人已在城郊某路段被控制住的消息。“前后不过10分钟,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根本不敢相信,这效率也太高了!”陈先生直呼神奇。
  在陈先生随同办案人前往现场辨认被抢夺的公文包时,他才知道抓获那2名犯罪嫌疑人的正是被市民昵称为“吉祥三宝”的邵武市城市综合管理公司的巡逻队员。
  由于通常采取3人一组的巡逻模式,邵武市城市综合管理公司的巡逻队员被当地群众亲切地称为“吉祥三宝”。而城市综合管理公司正是邵武市治安防控立体化探索中涌现出来的一股重要力量。
  2006年,邵武群众对平安建设的满意度在南平十县、市、区中排名倒数第三。就在那年的7月1日,一支全部由邵武本市优秀退伍军人组成,公安局主管、预备役营协管,专门提供公共服务,并实行军事化统一管理的专业辅警队伍——邵武市城市综合管理公司成立了。公司运行9年来,直接抓获并扭送现行违法犯罪人员1763,救起落水群众119人,找回走失儿童、老人162人,扑灭火灾83起。
  “每个人都会认真巡查,不放过每一个可疑细节,因为这是我们的责任。”谈及工作,巡逻队员林建辉轻描淡写。
  社区服务管理网格化:
  把贴心服务送到百姓家
  “全国妇联基层组织建设示范社区”“文明社区”“民主法治示范社区”……邵武市昭阳街道华光社区有着诸多亮眼的头衔。这些荣誉的背后,离不开华光社区2010年6月施行的网格化管理。
  “你好,你们是过来租房的吧,请登记一下信息。”“家里电器比较多,夏天空调启动了,要注意用电安全。”这是7月10日记者跟随华光社区网格管理员危娟走进居民家时所听到的话。作为网格管理员,危娟每天都要在自己的“网格”里巡逻一圈,随身携带的笔记本详细记录着各种信息:墙体有破损、排水沟堵塞、居民停车难……
  “我的工作重点是在聊天中收集社情民意。一旦发现问题,能在社区、街道层面解决的就马上解决;需职能部门配合解决的,就向邵武社区网格化服务平台报告,启动联动处置机制予以解决。”华光社区居委会主任刘丽贞介绍道。
  57岁的余国民是网格化管理最直接的受益者。“我下岗后一直东奔西走打零工,都是一些搬运、装卸的体力活。2013年网格长吴芬芬了解我的情况后,联系社区干部进行协调。最后帮我在建行联系到门卫的工作。离家近,也轻松,待遇又好。”谈起目前的这份工作,余国民很是满足。
  “在网格管理员的服务下,社区和居民的关系拉近了。有了网格管理员,社区能够在第一时间倾听百姓心声,为百姓排忧解难。社区多年实现‘零上访’,‘有事找社区’已成为社区居民的共识。” 华光社区党支部书记包爱萍如是说。
  最近,危娟放下那本记录社区琐事的记事本,开始学习电脑的使用了。原来,邵武的各乡(镇)街道投入资金,为村居统一配备电脑、手机等网络设备,乡镇财政投入专项资金安装“网格E通”,正准备将网格化管理推向“信息化”、“便捷化”、“智能化”、“科学化”新模式。
  矛盾纠纷调解多元化:
  定分止争促和谐
  “真想不到,这样一桩无头案似的复杂纠纷,在调解后竟然顺利解决了,多亏林业局工作人员的细心调解。”邵武市水北镇大模村村民杜寿光很是感慨。
  2014年9月,邵武市林业局二都国有林场对水北镇大漠村雷达石马尾松山场进行林木采伐时,被大漠村民杜寿光阻拦,称该片有部分马尾松是在他的承包山场范围内。一场林权争议由此产生。
  9月26日,邵武市处纠办、水北林业站人员、水北镇大漠村委会主任及当事双方二都国有林场人员和杜寿光到争议山场进行核实。由于双方提出的界线有较大的分歧难以达成共识,无法划定界线,因此要求当事双方提供当年造林的测量图。
  在协助当事双方查找当年造林的测量图后,2014年10月15日,林业局再次组织相关人员并邀请当时大漠村林场场长、护林员到争议山场进行核实。
  最后,在邵武市处纠办、水北林业站、大漠村委会、原村林场场长、护林员的主持下,本着实事求是原则和山场实际情况,对双方争议的马尾松界线进行划定,并得到当事双方的认可。
  “林地林木权属纠纷、林地经营权纠纷等一些历史遗留问题仍有存在,我们建立了排查机制、联动调解、诉前协商等多项调解机制争取将矛盾纠纷化解在萌芽状态。在强化责任基础上,促进调解工作的成效。”邵武市林业局副局长黄体育介绍说。
  以林业纠纷调处为代表,邵武市在医患、道路交通等多方面进行多元调解的探索,建立健全诉调对接、检调对接、公调对接机制和行政调解、人民调解、司法调解相衔接的大调解体系并取得了较好的成效。
  “平安‘大格局’需要的是‘微治理’。治安防控立体化防的是微小的细节,城乡社区服务管理网格化力求服务的是社区居民琐碎的诉求,矛盾纠纷调解多元力求解决的是尚处在萌芽状态的纠纷。大家明确职责,把微小细节都做好了,“大平安”自然就来了。“邵武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叶武平道出了“微治理”的关键所在。  □福建长安网记者 法制今报记者 周新 朱硕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