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日报报业集团主管 《福建法治报》官方网站
原创 | 法治福建 | 记者调查 | 时政 | 国内 | 普法课堂 | 法治时评 | 说法 | 求证 | 大案要案 | 权威发布 | 公安 | 检察 | 法院 |

逆风而行

2017-09-21 09:24:00 来源:福建法治报

前些日子,因为工作需要,被派往厦门。到了厦门,我们的驻地生活区,就安排在离厦门机场航站楼候机大楼650米处。航站楼候机大楼前有个巨大的花园广场,它就成了我无班晚餐后散步的福地。

我像小时候那样,席地而坐,静静地看着飞机的起降。

边上一家四口已先我而至,这家爸爸才三十多岁,他上衣紧绷,手臂壮实有力。妈妈操着浓重的西北方言,简略的妆容,并没有减少她的慈爱,她的目光不时地呵护着一双儿女。

“爸爸,看!飞机飞起来啦!”约十岁的姐姐激动的喊声刚落。“妈妈,快看快看!飞机飞下来喽!”看上去约五岁的弟弟又欢呼雀跃起来。他们爸爸妈妈的目光,马上从儿女的脸上转到了起降的飞机上。

我的目光也跟随姐弟俩的指挥。这条亚洲最繁忙的跑道,平均每90秒钟就有一架飞机起降,在这样高峰时段,总是起飞的还未远去,降落的接踵而至。

赤霞染红了天空,华灯映带。飞机起降的隆隆声,一会儿由近及远,一会儿由远及近。虽然,它们是天空了无踪迹的过客。但正因有了它们的飞翔,天空不再寂寥。

运去的声音意味着离别,近来的声音意味着团圆重逢。藏在花草间的广播音箱,不时传来厦航播音员甜美的声音:“各位旅客请注意,由……”

此刻,我的妻儿也在空中飞行的飞机上。他们紧抓住暑假的小尾巴,出发去内蒙辽阔的呼伦贝尔大草原,纵情于蓝天白云,恣意释放城市里垒积的郁结。而接到紧急任务的我,不得不退了机票,动车南下。一晃眼,他们结束了这一次旅程,而我感觉妻子幽怨之音犹在耳,我的愧疚之心仍在隐隐作痛。

“爸爸,姑姑说送坐飞机的人时,不能祝他们‘一路顺风’,这是为什么?”

“这个爸爸也不知道,你姑姑没说吗?”

“姑姑没说。”

“小朋友,伯伯知道,想不想听?”我“好为人师”的毛病复发。

“因为飞机起飞、降落时必须要逆风的,如果顺风,飞机速度和方向会失控,不安全,所以要祝就祝他们一路平安。风向是按照起源方位来定的,比如从西边吹来的风叫做西风。我问你,现在飞机是自西向东起降,你知道是刮什么风吗?”

“是东风。”

“你真聪明。”

听明白飞机逆风而行的道理的小女孩,朝我礼貌地说声谢谢,像一只小鹿,蹦蹦跳跳着跑到喷泉边玩水去了。

月白风清,正好思忖。她抛下天真无邪的问题,掀起了我心中阵阵涟漪。

这风之逆不就是飞机的方向盘,护身符,安全带,阻风伞吗?是它确保了飞机飞得更高,更远,更稳。再看天地间,有多少人和事物何尝不是在“逆”中蓬勃发展,取得圆满呢?逆入行笔的毛笔字,苍浑遒劲。逆压的麦苗,不再徒长,结出硕果。孵鸡逆壳而出,获得新生。我们的人生不也是如此?一路顺风,一帆风顺,无羁无绊,无拘无束。走得太快,步履匆匆,不仅会错过路上的风景,还容易脚下不稳,方向难控。

沉思中,月亮已悄然爬上头顶,自上而下,默默地照着我。候机大楼后传来的巨大轰鸣声,倏地,眼前又一架飞机冲出跑道,逆风平稳地腾飞,冲向浩瀚的夜空。

(虬田  作者单位:福建省公安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