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日报报业集团主管 《福建法治报》官方网站
原创 | 法治福建 | 记者调查 | 时政 | 国内 | 普法课堂 | 法治时评 | 说法 | 求证 | 大案要案 | 权威发布 | 公安 | 检察 | 法院 |

9岁的梦想

2017-10-12 09:17:39 来源:福建法治报

又一次来到才溪。

上杭才溪无疑是光荣的圣地。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上杭才溪人民慷慨地将3400多名优秀儿女输送进红军的行列,成为扩红模范区。走进才溪,才溪人会掰着指头为你介绍当地的“九军十八师”,介绍这里走出了新中国的10位将军、4位副部级以上的老红军、17位地师级的老红军;走进才溪,才溪人会自豪地告诉你:1933年冬,毛泽东在这里进行了为期半个月左右的深入调查,找到了“在国内革命战争环境中,根据地建设不仅是十分必要的,而且是完全可能的”答案,一代伟人那本薄薄的小册子《才溪乡调查》,让才溪在中国革命的史册里熠熠生辉。

才溪的光荣,由悲壮孕育而成。在“才溪英烈馆”展览室的橱窗里,陈列着用黑色大理石制成的森林般的牌位。每个牌位,刻着烈士的姓名、籍贯、牺牲时的年龄。站在牌位前,我的心灵被震撼:小小一个才溪,有名有姓的烈士多达1242人(其中团级以上40名),牺牲的无名烈士和群众更多达2000多人。才溪 “红色三兄弟”的故事被广为传颂而引人瞩目,而我,却将更多的目光献给一个名叫黄有子的烈士。

为实现中华民族的解放、自由和幸福的梦想,无数革命先烈献出了宝贵的生命,黄有子是其中最年轻的一位。黄有子,1921年出生于福建上杭县才溪区通贤村。1929年,“红旗跃过汀江,直下龙岩上杭”,才溪人民在红四军的策应下,举行武装暴动,年仅8岁的黄有子投身革命,成为红军独立第四团的战士。翌年,黄有子在攻打宁化反动地主土楼的战斗中流尽了最后一滴血。那年,他才9岁!9岁,花朵一样的年华,天真烂漫的年华,书声琅琅的年华,早早凋谢在烽烟滚滚的峥嵘岁月,不能不让人扼腕叹息,不能不让人肃然起敬!

凝视着黄有子的牌位,我浮想联翩——

1935年,我父亲9岁。那年,豪绅地主复辟,在才溪建“永安楼”。为建此楼,国民党乡长强拆民房三十五座,罚红军家属苦役两万余工,勒索光洋一万多元。白色恐怖把昔日生机勃勃的“中央苏区第一模范区”变成了暗无天日的人间地狱。一户又一户人家倾家荡产、家破人亡!才溪的光荣,也由苦难孕育而成。

1977年,我9岁。那年,我读小学四年级,老师要求用圆珠笔或钢笔做作业,我多次向父母要一支圆珠笔,父母口头答应给我买圆珠笔,我等了几天却没如愿以偿。有一天,出嫁到同村的大姐回娘家探望父母,我在灶边烧火,再次提起买圆珠笔一事,母亲却说等过段时间再说,我气得抓起一大块红糖就往屋外跑,母亲和大姐追了出来,我在收割过后的田间狂奔,母亲和大姐怎么也追不上我,就哄我交出红糖,我却不依不饶,非要母亲答应立即给我买圆珠笔不可。母亲好话说尽,我才停下来,交出红糖。唉,那时的我,哪里知道家里困窘得捉襟见肘。当然,9岁的我,也不知道遥远的北京召开了一次具有深远历史意义的会议。这次会议,恢复了中断十年的高考,让无数年青人看到了上大学的希望。

2005年,我儿子9岁。那年,全国开展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我在鲜红的党旗下庄严宣誓,我的儿子则佩戴着红领巾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学习《幸福是什么》《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等课文。那年,9岁的儿子,看到了世界上海拔最高、线路最长、穿越冻土里程最长的高原铁路——青藏铁路全线铺通的电视直播;那年,9岁的儿子,通过有限的阅读,粗略知道2005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已经懂得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和平幸福。那年,9岁的儿子,随我们搬进新居,拥有了自己的卧室和书架。

9岁,是多梦的年纪。黄有子9岁的时候,梦的是战斗的胜利;我父亲9岁的时候,梦的是平平安安过日子;我9岁的时候,梦的是能拥有一支圆珠笔;我儿子9岁的时候,梦的是拥有自己的卧室和书架。如今,“中国梦”全面开花,中国人民共同享有人生出彩的机会,共同享有梦想成真的机会。有梦想,有机会,有奋斗,一切美好的东西都能够创造出来。让我们共同期待“中国梦”的早日实现吧。

(唐宝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