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日报报业集团主管 《福建法治报》官方网站
原创 | 法治福建 | 记者调查 | 时政 | 国内 | 普法课堂 | 法治时评 | 说法 | 求证 | 大案要案 | 权威发布 | 公安 | 检察 | 法院 |

文峰山上的紫金花

2018-06-11 13:01:57 来源:福建法治报

村里有两棵紫金花树,一棵在我家上厝的屋背,一棵在村口外的文峰山上。两棵紫金花树都很高大,树干曲折遒劲,像壮汉裸露的胳膊,健美人士一般将花束擎举在空中,恣意绽放。紫金花的叶片翠绿而圆润,恰到好处地点缀在铜红色的树干上,使得大树更显出一种特有的似乎古老、却又年轻的别样生机。

上厝屋背的紫金花旁,有一株同样高大的李树,每当挂满果实的时候,就会有几个小屁孩儿去偷摘。但他们不敢爬树,只是在地上捡小石子往树上扔,或是举起晾晒衣服的竹竿去敲,一听得小伙伴说婆婆来了,“咣啷”一声丢下竹竿撒腿就跑。

记得有一次课后,几个小屁孩又去偷李,我站得远远地看,婆婆一声咳嗽,小屁孩们吓丢了魂,来不及跑的我被逮个正着。吃午饭时,我正担心受牵连要挨家长骂,不想婆婆突然出现在我家饭桌边,笑眯眯地端着一小碗红透的李子说要奖励我,说我是好孩子,没参与偷。那碗李,我第一次吃出了别样的味道。

文峰山坐落在村口外大约一公里处,经山弯水绕,恰好与村口遥遥相望。站在文峰山上放眼村庄的方向,[段] 上的水田波光粼粼,村口的树木郁郁葱葱,之后就是村坊的炊烟,娉婷袅袅;若在村口的位置向外反观,那又是另一幅景象,满目青山翠叠,四处花团锦簇,天际云蒸霞蔚,文峰山恰似一张巨大的文案摆在前方,令人不禁涌动无限遐想。

文峰山山势不高,山头平坦开阔,大约千余平方米。在略高出几个台阶的一头,是一座四方形三层阁楼,叫魁星楼。魁星楼的脚下,有一座双层檐殿式建筑的文庙,也是村里人称“文昌阁”的所在。两座建筑相得益彰。

魁星楼始建于明万历年间(公元1586—1596年),占地约160平方米。建筑重檐式殿阁,阁身琉璃盖顶,飞檐斗翘,牙角高啄,大门朝东;各层都有回廊相连,可四周远眺,极目群山。楼的内阁庄严肃穆,顶层供奉着魁星神像,魁星黑脸红发,右手执朱笔、左手托金印,左脚后翘踢斗,主宰天下文运;二层供奉文昌帝君,帝君手执牙笏,美髯慈眉,温文尔雅,掌管人间禄位功名;底层是大厅,设有香案和铸鼎,供村民焚香虔拜。有诗为证:“魁星高阁入云烟,极目风光映眼帘。文峰山上翰花放,嵘衢重光更青年。”

文昌阁始建于清乾隆中叶(公元1758—1766年),占地200多平方米。一层大厅有孔圣人及弟子塑像,神龛上是竹编 “龙图鸿文”四字,侧门为金绣木匾“深柳读书堂”;二层布局着一圈宽宽大大的回廊式靠椅,厅中摆放着一些文案和书桌;文昌阁的周边排柳垂荫,桂香四溢。风景秀丽的文峰山,既供村中学子春晨夏夜谈经论典、摹古赋诗,又供贤达人士远避尘嚣,专攻经史,崇善举业。殿内有两对楹联,一云:“架无异物唐诗晋字汉文章;室有余香谢草郑兰燕桂树。”另一云:“龙图醉地暖,桃李满园馨。”

年少时,我常常去文峰山,多半是去玩耍,有时是为了祭祀。因为与文昌阁相邻的还有一所单层庙宇,叫社公殿,那是村人供奉土地神的地方。山上的三所建筑,只有一面斗砖砌就的围墙,共用一扇门出入。文昌阁与社公殿并排,门前是一个宽长的露天内院,院子里种着一排树木,排在中间的是一株紫金花和一株杨梅树,丹桂和垂柳分列两边。紫金花和杨梅树的树冠都伸出院墙之外,丹桂和垂柳只比院墙略高出一个头。

我们到文峰山玩耍,多半是冲着紫金花和杨梅树去的。杨梅树没结果子的时候,主要是去给紫金花树挠痒痒。村里人唤紫金花叫胳肢树,轻挠它的树干就像挠人的胳肢窝——人忍不住笑,它也忍不住摇摆。

杨梅树则像一位阅历丰富的长者,听说它每年腊月三十夜半偷偷开花,暖春来临,果子就躲藏在浓密的绿叶中悄悄生长。那杨梅籽,就是儿时我们的梦,真有让我们“一日看三回”之想。每次来到树下,先是去挠挠紫金花树的胳肢窝,见树梢摇摆了,大伙儿就捶胸顿足地笑。笑得够了,才爬到杨梅树上摘下几粒绿豆般的果子放嘴里啃,看果核有否结实,如没结实,“呸呸”几声吐了,只好过几天再来;若是果核已经咬不动了,尽管酸涩,也仰仰脖子吞咽下去。往往是“到了端午节,杨梅红出血”的时候,枝繁叶茂的杨梅树上,仅剩几处小孩儿够不着的高枝还闪耀着鲜红。

小时候到文峰山祭祀,是跟着大人去的。逢年过节的时候,村人都不忘祭祀土地,但一般节日同时到文昌阁和魁星楼进香的不多。稍稍长大后,父母叫我去祭祀时,交待要一并到文昌阁和魁星楼进香的,说我已经是读书人了,不能忘了敬重孔夫子和文曲星。记得母亲还给我讲过一个神乎其神的故事,说是魁星楼阁顶那个像宝葫芦一样的金顶里有一支金笔,只有虔心敬拜文曲星和孔夫子的人,晚上才有可能看见那支金笔。还说某某公公就是很敬重文曲星和孔夫子的,有天晚上他到文昌阁去温书,半夜就看见金笔在空中闪闪发光,于是当年就考上了秀才,后来还考上了举人,去了外地当大官。

传说是很诱人的。但不管传说也罢,现实也罢,文昌阁毕竟曾是村坊人数百年崇文尚书的圣堂,只可惜1972年一场人祸,使文昌阁连建筑物都荡然无存……那是一件令人扼腕的往事,以致我在外参加工作后,还经常想起。

时隔30多年,我再次来到文峰山上,阁殿的遗址已是草木丛生,桂柳无影,就连那棵让我儿少时梦牵魂绕的杨梅树,也不知何时老死枯朽。好在,紫金花依然健在。

紫金花,学名紫薇,也叫痒痒树。传说在远古时代,有一种凶恶的野兽名叫年,它伤害人畜无数,于是紫微星下凡,将它锁进深山,一年只准它出山一次。为了监管年,紫微星便化作紫薇花留在人间,给人间带来平安和美丽。

于是我想,文峰山上昔日的辉煌,谨托紫金花作证!

(黄光炎  作者单位:南平市委政法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