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日报报业集团主管 《福建法治报》官方网站
原创 | 法治福建 | 记者调查 | 时政 | 国内 | 普法课堂 | 法治时评 | 说法 | 求证 | 大案要案 | 权威发布 | 公安 | 检察 | 法院 |

遥控器式的母爱

2018-11-19 13:16:28 来源:福建法治报

上幼儿园之前,我大部分时间都住在外公外婆家。妈妈有时候得了空,就会坐着我爸那辆红色的鸡公车(一种手推独轮车)过来看我。

上世纪80年代物资匮乏,妈妈来看我也没什么东西可带的,就只是逗我。倒是外婆很疼我,经常会拿些方糖、糕点之类的东西给我吃,晚上也总让我跟她睡在一起。外婆说,我小时候睡觉总喜欢把小手放在她的嘴唇上。

妹妹和弟弟出世后,妈妈也爱把他们往外婆家送。不同的是,妹妹不大爱在外婆家过夜,有一次半夜醒来发现不是在自己家里,硬是吵着让我爸来接她回家。弟弟更拗,白天还能玩一阵,天一黑就要回家,怎么都不肯在外婆家睡。

后来家里装了固定电话,我妈再把我们往外婆家送的时候,就支使我爸去,然后打个电话到外婆家说:“人给你送来啦,马上就到。”我爸就骑上他那辆小摩托,载着我们四个人,突突突地出发,晚上又突突突地来接。这中间我妈得了空就会打个电话来了解情况,再叫我们挨个过去听电话,交待这交待那。有了电话后,我妈过来看我们的次数就少了,大部分时候都改成了远程遥控。

那时候舅舅们还年轻,每次见我妈打电话过来,就开始嚷嚷:“遥控器来啦,遥控器来啦。”我妈听了就在电话那头得意地笑。

2002年,爸妈去了另一个镇子,在一家私人的水电站上班,我在县城读高中,妹妹和弟弟在老家上学,一家人分布在三个不同的地方,平时比较少见面。每当想起大大小小的事情,我妈就一个接一个电话地打:“上课要认真听,书要看,作业要做。”“老家没人住了,也不能让它在那养老鼠。平时没事的时候要回去打扫打扫。”“家里还有几块地,种了什么,别忘了收”……10多年了,我妈远程遥控的技术也是越来越得心应手、炉火纯青。

再后来我们大学毕业了,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她也有了手机,遥控器的角色不但没有变,反而更加根深蒂固了。比如早上晒了衣服或者其他东西,她在上班的时候都还惦记着,一看天气不对,就会打电话给我,交待我要记得收。一看天气很好,她也会打电话给我,交待我说要晒多久。

或者是南风天一过,她打电话来,交待哪些东西要洗洗、哪些东西要晒晒。遇到周末,我不用上班,她早上煮好饭出门,到了快中午的时候就会打电话过来,交待说饭不够吃就怎样怎样。遇上天气变冷,她就打电话交待我穿衣服,好像我还是不懂事的小孩子一样。

有时候我想,我妈这么小的事情都要这么操心,我和弟弟妹妹如果太依赖,以后成家立业了,怎么应付得过来那些纷繁杂乱的生活?

都说儿孙自有儿孙福,可是天下父母的心似乎都是这样,怎么操心怎么着想都不够。

因为,那是他们爱的方式。

(罗立军 作者单位:连城县人民法院)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