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日报报业集团主管 《福建法治报》官方网站
原创 | 法治福建 | 记者调查 | 时政 | 国内 | 普法课堂 | 法治时评 | 说法 | 求证 | 大案要案 | 权威发布 | 公安 | 检察 | 法院 |

你的初心 我的信仰

2019-07-01 14:05:05 来源:福建法治报
(一)
 
时光如水,岁月如歌。
 
1985年10月,父亲穿上了检察制服。
 
从打字员到员额检察官,他不急不躁;从不足一元的盗窃案到涉及数十万元的诈骗案,他不慌不忙;从公诉席上的慷慨陈词到驻所岗里的反复巡查,他不卑不亢……30多年春夏秋冬轮回,他将检察信仰藏在心底,坚守岗位,初心不改。
 
(二)
 
小时候,在我还不明白检察院是干什么时,只觉得检察官们穿着橄榄绿的军装、头戴大檐帽,酷劲十足。
 
进入二十一世纪,橄榄绿变成了检察蓝,可那股正义果敢之气分毫不减。
 
也就是在这一年,因为一件小事,我在心底悄悄埋下了一颗理想的种子。那天,同往常一样,我一放学便奔向检察院,可当我走至父亲办公室门口时,却发现他正亲切地和一名犯罪嫌疑人话家常,于是我怯怯地站在门外,直到谈话结束。“爸爸,你为什么要笑嘻嘻地和坏人说话?”年幼的我嫉恶如仇,对父亲的行为很是不解。如今十几年过去了,父亲的回答言犹在耳——“孩子,检察官并不是永远都要戴着黑色的面具,他既要在法庭上指控坏人,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也要在生活中关心他们,让他们重新做人。就像爸爸平时和你说的一样,每一个人都可能犯错,知错就改,善莫大焉。”
 
就这样,我对检察官这份职业产生了一种不一样的情愫,他好像不只是手握利剑、践行正义的勇士,还是坚守公平、普洒温情的使者。
 
(三)
 
2015年7月一个清风飒爽的日子,我披上了检察蓝。从这一天起,我翻开了我的检察故事的扉页。那一年,我22岁。
 
还记得刚穿上检察蓝时的自豪与兴奋;还记得第一次协助办案时的心潮暗涌与手足无措;还记得初次接待来访群众时的紧张与慌乱;还记得头一回犯错误时的胆战心惊与茫然无助……就这样,我开始渐渐深入这个平凡而又不平凡的法律世界。原来,检察工作并不同常人眼中的那般单调与乏味,它好似一面多棱镜,一经照射就焕发出五彩斑斓的光芒:红,是公诉人精准有力的犯罪指控;黄,是司法救助深入农村的绻缱温情;蓝,是法治教育不断推进的执着追求;绿,是生态检察福满山林的无声大爱……原来,那身庄重、威严的检察制服背后,更多的,是责任、信念和使命。
 
后来,案件数量越来越多,涉及领域也越来越广,但“听诉争、明法理、断是非”依旧是我的原则;“爱心、耐心、信心、诚心、公心”依旧是我的坚守;“化干戈为玉帛”依旧是我的信念。因为,在我心底,不管是为诉争双方当事人勘界,还是为大山子民送法上门,都是“道是无晴却有晴”的喜悦。
 
(四)
 
还记得刚参加工作那会儿,我极度充满“正义感”,痛恨案件里的每一个犯罪嫌疑人,他们吸毒、盗窃、抢劫,无恶不作,屡教不改,我每每翻看案卷就会咬牙切齿、义愤填膺,觉得他们同过街老鼠一般,就该人人喊打,就该诉而判之。
 
现在,工作四年的我,依旧坚守在三尺公诉席上,依旧每天办理着或大或小、或复杂或简单的案件,如履薄冰,审慎待之,毕竟刑事案件涉及罪与非罪、关系人身自由,也许它仅是我几十个案件中的一个,但对于每一个他而言都是百分之一百。同样,随着检察工作步入大数据时代,我办理得越多刑事案件,就越多地了解各类案件的真相,对于更多的案件,内心更加柔软,即便是面对拒不认罪的犯罪嫌疑人以及法庭上过激的律师,我也能日渐平静。
 
(五)
 
检察机关恢复重建40周年,从筚路蓝缕到方兴未艾,从橄榄绿到检察蓝,一代代检察人用忠诚书写着荡气回肠的芳华。
 
40载,父亲发际线渐退,但他从未忘却仰望国徽时许下的铮铮誓言;从未忘却国家公诉人指控犯罪的神圣使命;从未忘却履行法律监督、维护公平正义的伟大职责;从未忘却立检为公、执法为民的责任担当……从青丝到白头,他收获了属于他的从检30年荣誉勋章。
 
而我,虽然对检察机关恢复重建40周年的恢弘历程不及父辈体会得深刻,但那份珍视检察工作并决心为之奉献青春的检察情怀是一样的。公诉,是我梦想启航的地方,尽管刚开始磕磕绊绊,有些许费劲,但“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从此,我的青春都是你。
 
(林韵 作者单位:寿宁县人民检察院)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