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日报报业集团主管 《福建法治报》官方网站
原创 | 法治福建 | 记者调查 | 时政 | 国内 | 普法课堂 | 法治时评 | 说法 | 求证 | 大案要案 | 权威发布 | 公安 | 检察 | 法院 |

人与花心各自香

2019-08-12 12:09:29 来源:福建法治报

一朵紫红的牵牛花轻叩今夏的窗扉,我又惊又喜。不曾期待过这棵牵牛会开花,拳头大小的盆钵,恐怕只能勉强给养那细长瘦弱的藤蔓,如何还有多余的养分支撑盛放?我俯身细细端详,心内不禁一阵轻颤,既为意外所得的悦目感到赏心,也为花朵不惜一切的绽放动容。

我想起了和牵牛花长得很像的空心菜花。是的,空心菜也开花,纯净的白色,东一朵西一朵地点缀在叶子中间,与其说是一畦菜地更像是一块花田。空心菜开花时,原本粗壮的茎叶开始变细,继而爬蔓,游离似地生长。还有与之许是表亲的红薯花,一个个粉紫色的小喇叭开在田垄间,煞是可爱,殊不知那是地底下的红薯茎块在为花朵输送养分。我曾经为一茬一茬倒于农人手里的空心菜和被胡乱弃置的红薯藤而悲悯过,如今我感受更多的是,即便花朵的存在短暂却又耗费心力,但植物依然愿意牺牲养分去供养的无私无畏。

小时候,我养过不少花草,还一定得是会开花的花。孩童的眼里满是纯真,好比区分花草——能开花的才叫花,不开花的就是草。遇到阳光即绽的太阳花,岁岁年年如期相见的五星花,还有红白假水仙,铃铛似的凤仙花,就连不怎么开花的落地生根,也是因为叶缘处的可爱肉芽才得到孩子们的青睐。彼时,我还不懂如何欣赏一株花草的美感,也不曾细细体会培育的乐趣和生长的力量,我在乎的是花开的那一刻,付出和期待得以实现的那一刻。

一枝淡贮书窗下,人与花心各自香。我一直相信花草和人心是互通的,我用明媚的眼光看它们,它们亦会回馈芬芳。绿了多年的芦荟开花了,从山里挖来的野兰开花了,都说很难开花的碰碰香也开出了如雀舌般的蓝花,就连随意点种在闲置盆钵里的大蒜和圆葱也开花了。看到花朵盛放的那一刻,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美好。为什么要隐忍呢?不,应该要过得洒脱随性才好呀,就像张晓风说的:“生命是一桩太好的事情,好到你无论选择以什么方式度过,都像是一种浪费。”与其都是浪费,那就把时间浪费在静待花开这样美好的事情上吧。

在那段阴郁的日子里,我种下了一棵仙人掌,并暗暗决定待花开时就重新出发。我每天一睁眼就去看它,上网搜索养护方法,在我的精心呵护下,仙人掌也不负期望,陆续冒出几颗新芽。那段时间,生活仿佛变得细碎起来,我读书、拖地、做饭。毕竟,人掌控不了什么,掌控不了别人对自己的爱,甚至连自己的爱恨都掌控不了。人能掌控的,只有捧着的这本能让内心平静的书,只有眼下明光锃亮的这块地板,只有亲手做的安慰胃肠的食物,还有眼前这棵用生长的力量慢慢抚平伤口的仙人掌。

仙人掌终究没有开花,但生活的温暖奇迹般地回来了。后来我想,或许是因为在做这些事时太过投入,仿佛每个动作和细节都被无限拉长,缓慢播放,继而在一片渐渐平静的心田里,有一颗名叫希望的种子在悄悄生根发芽,慢慢长大。最终无论花开与否,我都已经重新出发在路上了。

随着渐渐成熟和内敛的心境,花钵里种的多数是草而不是花,即便有些是花,我也不希冀它们都能开出明艳的花朵。就像那年与他一起从山里挖来的鸢尾,几年过去了,它从细弱的模样渐渐舒展成一片葱茏,可始终没等来它紫色氤氲的时刻。或许有些花草天生没有绽放的一天,就像有些事情注定不会有结果。花开甚至结果固然好,倘若无法,那就彼此静待,任绿意流淌相伴。

一场花事,一种心情。或长或短的感情经历,柳暗花明的人生际遇,都如同人生的一次盛放,我们也在一次次花开花落的期许中不断前行。

(郑雯斌)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