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日报报业集团主管 《福建法治报》官方网站
原创 | 法治福建 | 记者调查 | 时政 | 国内 | 普法课堂 | 法治时评 | 说法 | 求证 | 大案要案 | 权威发布 | 公安 | 检察 | 法院 |

珍惜你的小欢喜

2019-09-02 15:08:03 来源:福建法治报

电视剧《小欢喜》播完了,剧中真实接地气的家庭关系和对教育现状的写实性描绘,持续引发热议,反响不俗。看热闹之余,我牢牢记住了剧中一句经典台词:“人生十之八九不如意,只有一点小欢喜。”这是全剧着力阐释的核心思想,我也心有戚戚,不无共鸣。

确实,人生在世有很多不如意,左支右绌,令人头疼;但也有不少“小欢喜”,在滋润护佑着我们的生活,只是平时不在意、不珍惜、不当回事罢了。清代文学评论家金圣叹的三十三则《不亦快哉》,讲的都是“小欢喜”,如乘凉、喝酒、闲读、吃瓜、洗澡、观景等,没有一则是“高大上”的,居然成为传世之作。后来的林语堂、梁实秋、三毛、李敖、贾平凹也都做过这样的“不亦快哉”体的文字,讲的也无非是看电影、读闲书、喝咖啡、嚼槟榔、抽烟斗、赶酒席、听乡音等生活琐碎,难归“形而上”行列。不夸张地说,无论平民百姓还是社会名流,一生中百分之九十五的幸福都是“小欢喜”,而“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那样的大欢喜,恐怕一辈子也赶不上几回。

以我为例,就职高校,业余写作,无大才具、大志向,但善于自娱自乐,也自我感觉良好。因出身平民,我没有与人“拼爹”的自豪;平时不炒股、不买彩票,注定不可能有一夜暴富的惊喜;不走仕途,不结交权贵,亦无出将入相的荣耀。我的幸福清一色都是“小欢喜”,在学校教学效果不错,常被学生打优良成绩,沾沾自喜;在报刊上发个豆腐块,拿稿酬买烤鸭一只,回家与妻共享;多年老友来访,在门口大排档小酌,谈今说古,海阔天空,一醉方休;孩子周末来聚,做得一桌好菜,安享天伦之乐;参加一日游,到郊外登高望远,观花看柳……这些“小欢喜”,门槛低,成本小,惠而不费,当然也微不足道,却充实了我的生活,愉悦了我的精神,使我的人生没有变成“干巴巴的沙漠”(村上春树语)。

大千世界,人海茫茫,固然有气吞宇宙的英雄豪杰,叱咤风云的伟人贤达,但估计像我这样的平淡无奇的人还是要占绝大多数。他们默默无闻,无足轻重,生活中没有大起大落,大喜大悲,成功是小字号的,幸福是“小欢喜”的,这就是现实,而且是很难改变的现实。如果好高骛远,把眼光总盯在那些“高大上”的幸福上,鄙视自己的“小欢喜”,他就一定会活得很郁闷。相反,我们在生活中常可以观察到,那些知足常乐的小人物,有滋有味地咀嚼着自己的“小欢喜”,毫不掩饰地向人炫耀自己的“小欢喜”,往往是幸福指数最高的人。小区门口有个修鞋匠老刘,腿有残疾,老婆没工作,靠捡破烂补贴家用。但他每天都有高兴的事,孩子学习好,得奖了;老婆捡破烂多卖了一二十元钱;自己揽得活多,生意不错;小区居民送他几件旧衣服;住上了廉租房等,就是这些我们看不上眼的“小欢喜”,让他从来都是笑眯眯的,边干活边哼着家乡小调,似乎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人。

追求幸福是每个人的目标,幸福内容之大小轻重可能迥异明显,但享受幸福的心情却差别不大。两个性情相投的穷朋友,要一壶老酒,两盘小菜,揎拳捋袖,闲说胡扯,那份快乐,丝毫不比品着路易十四,吃着龙虾鲍鱼的亿万豪富逊色;一个看着丰收稻谷随风摇曳的田舍翁之喜悦心情,也并不差于盯着《福布斯》排行榜上自己名字的大老板。

珍惜你的“小欢喜”,就是在护卫生命的绿洲。

(陈鲁民 作者系中国作协会员)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