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日报报业集团主管 《福建法治报》官方网站
 
原创 | 法治福建 | 记者调查 | 时政 | 国内 | 普法课堂 | 法治时评 | 说法 | 求证 | 大案要案 | 权威发布 | 公安 | 检察 | 法院 |

聚散

2021-10-09 09:59:18 来源:福建法治报

不久前,我收到一封遗书,来自一位朋友。

25岁,一个年富力强结交新欢少有在意死亡的年纪,而她却在病床上赶着送死和告别,因为病情可能恶化,手术可能失误,生命还有无数可能呈现不可控的变故。

她的手术成功后,她给过我一张纸——居中的“遗书”二字很显目,抬头是我的名字。

我问:“你就不怕我可能看不到收不到吗?”

“看不到就算了。”

“那十几年交情,就两句话?”我用指尖扫过墨迹,数了数,11个字。我低着头,感到字在变模糊。

“其实原本没有打算写给你。”

“太少了,重写吧。”

“不写了,我能亲口说。”

“还能亲耳听见,我也很感激。”

成长对我们俩来说,是走在不断告别的路上。读书分班、大学分校、工作分城市,相遇与离别的相互关照已经让离散成为一种常态。我们不得不练习用内心的守望来将陪伴替代,纵有偶聚,也还是要回到各自的忙碌中去,慢慢适应在心上在远方不在身旁的秩序,能做的只有更加珍惜每一次奔赴,更加用心地做好每一次投入。11个字,无非祝福云云,在过去的十几年里,她说过很多次,我敷衍过,也认真过。过程本身就是结局,十几年来已经一直在给时间以时间,就连打乱告别节奏的这场疾病,也是以过程的形式发生。与病痛交战的这一年,我们都更加有意地去交代一些事,去接受迟早缺席对方人生的事实,去提前稀释巨大的悲伤,去尽量减少难以幸免的遗憾,去缓冲苦涩不至于承受不住,至少还能够继续没有那个人的生活。有的人出现在你生命里,留下明媚的底色,往后你必定会带着她的勇气一起坚持,或许这才是我们留给彼此最后的记忆。

有些意外的来去非我们所能控制,逆时针的钟会让你听见我说过的再见,但更感激我们还有机会一起走得更远。

(杨芷媛 作者单位:明溪县人民检察院)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