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日报报业集团主管 《福建法治报》官方网站
 
原创 | 法治福建 | 记者调查 | 时政 | 国内 | 普法课堂 | 法治时评 | 说法 | 求证 | 大案要案 | 权威发布 | 公安 | 检察 | 法院 |

坚守,至疫散花开—— 一位民警的“疫线”日记

2022-05-07 16:08:54 来源:福建法治报

暮春时节,乍暖还寒。

5月1日,距离立夏还有3天。淅淅沥沥的小雨,洗涤着眼前这座城市。就在昨天,宁德市对外宣布,最后的4个封(管)控区解封,全域恢复为低风险地区,行程码正式“摘星”。

这场雨,恰逢其时。在这场全民同向奔赴中,我与战友们守在封控区蕉城区七都镇东岐村,十四个日夜,与困顿疲惫作斗争,与酷日寒夜相比拼,终于迎来了花开“疫”散,春去夏来。如今,重新翻阅那些天的日记节选,不胜感慨。

4月10日,星期日,星晴

深夜,同一个方向的奔赴

凌晨四点半,我斜坐在塑料靠椅上,有些昏昏欲睡。此时的我,正在宁德蕉城区七都镇东岐村的某个路口——因为疫情防控,注定了我与这个村的不解之缘。

就在昨晚,我突然接到前往一线抗疫的通知。到达东岐村的时候,已经临近午夜,依旧处处白衣攒动,警灯闪烁。今夜,无数个“我”,从四面八方奔来,又向同一个方向而去。

忽听有人在喊:“这里还差6个人,谁跟我去?”“我们去吧!”我说,此行陈芳菲、左华、陆儿、陈海凌、林忠兴,加上我,正好6人。

随着村干部,我们穿过一条狭长而偏僻的水泥道,再经过一块空地,人烟渐稀,蛙声忽起,继而见到一座昏暗路灯下一道由两三米长铁网拦起的路口,便是今晚的阵地了。作为防范区,我们今夜要做的,就是不让人穿过眼前的这道线。

月华如练,时光如水。六位“大白”,裹着薄衣,倚坐靠凳,从你看我我看你,到你看夜色我看星星,一呆就到现在。不知不觉间,东方肚白,紫气盎然。

原来,没有一个黑夜不会过去,没有一个夏天不会来临。

4月13日,星期三,夜雨

与苦为伴,与“宁”同行

23点11分。深夜,万籁俱寂。

滴滴啪啪,雨穿林间,窃窃私语。看着不远处村子若隐若现的灯光,闲静而祥和,我油然生出一种守护者的感觉,疲惫和困意也缓和了一些。

谁又能想到,半小时前,看似温柔的春雨,却来得如此急躁,短短几分钟,便在天际拉起一道帘幕,浸润到我们的被褥中。大家手忙脚乱,到处搬帐篷、找布条,企图抵挡不断渗入的雨水。幸天垂怜,大雨在突破帐篷之前,及时停了下来。感受到头顶逐渐稀疏的雨声,大家面面相顾,继而哈哈大笑。

当真是——与天斗,其乐无穷。

三天来,虽然辛苦,大家的心中却洋溢着温暖。值守第一天,一线人员休息无法保障的消息传开,整个城市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募捐活动,大量的垫子、被褥、口罩等物资,送到了我们的手中。道路旁唯一一座建筑——一个简易铁皮房搭盖的物流点的主人,听说我们无处落脚,冒着被隔离的风险,连夜赶过来,打开房门,把上千件的快递放心地交给素未谋面的我们,让我们终于摆脱幕天席地的困境。附近工地的工人热心地搬来了凳子、椅子,让我们不再苦站。

在这场同心战“疫”里,谁都没有缺席,只是分工不同罢了。

思绪随着指尖飘飞,一个声音传来,“北三哥儿,我们去巡逻了。”原来,芳菲和海凌见雨停了,便穿起防护服,继续尚未结束的巡防。灯光打在他们艰难涉水的身影,顺着渐行渐远的视线延伸,左右两侧的道路直直向外延伸,汇聚到眼前,恰似一个大大的英文字母“V”。

Victory!不正是胜利的意思吗?

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我们——

与您同行,与“宁”同行,与宁同行!

胜利必然属于我们!

4月16日,星期六,星晴

坚守,无事便是最好事

凌晨4点半,望着眼前沉睡的村子,我心中一片恬静。

时间似慢还快,已不知今夕何夕。来到东岐村,整整一个星期了。每一天,在休息点与岗点之间,日子静悄悄流淌,却几乎没有一个整觉。

这段时间,各行各业的同仁们应该也是如此吧。在金涵乡,在八都镇,在漳湾镇……大家送走夕阳,迎来日出,又邂逅明月——一切,只为了眼前的祥和。

几日来,确诊感染人数从第一天的个位数,到20多,再到40多,80多……最新数据,已经到100多了。整座城市被强行按下了“暂停键”。坚守,成为这个城市恢复健康的唯一选择。

这一周,东岐村先被列为防范区,继而升级为封控区,许多人慌了。执勤点的周边区域,70多名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工人,面临着巨大的吃住困难,以及10多天的入不敷出,情绪越来越激动。火热的太阳肆无忌惮地炙烤着大地,我们包裹在防护服里,一遍遍苦口婆心地劝导,汗流如注,浑身湿黏。“大姐,真的不能进去,你要买什么,只能辛苦你换个地方。”“老哥,真的不能出来,你缺什么,我们帮你联系村委”……直到口干舌燥、嗓子冒烟——甚至担忧防护服不方便,连水都不敢多喝。庆幸的是,随着政策宣讲的深入和帮扶措施的完善,大家逐渐从抵触转为了支持。

夜里,脱下防护服,大家相互看着背上的汗渍图案,乐了,眼里含笑之余,是坚定,是坚毅,是“不破楼兰誓不还”的决心。

4月20日,星期三,星晴

雨生百谷,霜终迎夏

午夜凌晨。坐标,东池村正大门。

薄云如纱,有半轮明月探出头来,犹抱琵琶。

村子在酣眠。我是今夜的打更人。

从封控区外围开赴村中心,已经过了两天。4月18日下午,我们突然接到指令:取消外围卡点,开赴村中心协防。大家既有意外,更觉情理之中。早在4月16日开始,我们就已经分出三组力量,进入村中心进行巡逻。即便捉襟见肘,大家不得不克服困难,将6人分为4组,把外围值守力量压至一组24小时全勤,其余的全部进入中心排班。此举无疑将进一步加重小姑娘们的负担。可是她们没有怨言,沉默了一会,坦然接受了安排。

4月19日上午,大家搬至村中心的民房,两间房住6个人,虽然逼仄,终于冲上了热水澡,已是无比心满意足。领到今夜通宵班的任务后,我也终于放下压力,躺在帐篷里,鼾声如雷,绕梁不绝。待到醒来,已是日渐西沉,好消息传来,东岐村定于4月23日清晨6点半解封,是全域首个解封的村庄,明日女孩子们可以先行撤退,其他人员于解封当日撤离。

上勤路上,看见村口葱翠榕树,看见小鸭嬉戏,看见无名花朵盛开院落,看见覆盆子鲜红欲滴,惊觉春天一直都在,从未远去,疲惫瞬间退散。

夜幕,一只白鹭飞过头顶,惊回首,却见,半轮明月镶高楼。我拿起手机,正欲定格这美丽画面。短信突然响起,正好瞥见——

4月20日,谷雨。

雨生百谷,霜终迎夏。

(林球荣 作者单位:宁德市公安局蕉城分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