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日报报业集团主管 《福建法治报》官方网站
原创 | 法治福建 | 记者调查 | 时政 | 国内 | 普法课堂 | 法治时评 | 说法 | 求证 | 大案要案 | 权威发布 | 公安 | 检察 | 法院 |

福建省政法系统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主题演讲比赛决赛

2018-02-13 08:53:57 来源:福建法治报

法治的声音

演讲者:吴媛贞 选送单位:福建省人民检察院

什么是法治的声音,对法官来说,它是法庭上威严的一锤定音,对警察来说,它是让犯罪嫌疑人闻风丧胆的警笛声,而对于检察官来说,法治的声音就是每次开庭前说的那一句话,我“以国家公诉人身份,出席法庭支持公诉”。可是从检一年多,我的声音大部分情况下却是这样的: “同学们,今天这堂课的主题是对校园欺凌说不”,或者是这样的“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听鼓检播客,我是媛贞”。几乎有一半的时间我都在做一件事情,法治宣传。时间越久我就越纳闷:我学的是法学,我为什么要做宣传,难道对检察官来说最重要的不是指控犯罪,不是履行法律监督职责吗?

去年初,我们受理了一起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主犯小罗是一名中专学生,17周岁。经审查得知他屡次伙同他人向多名初中生和小学生敲诈勒索,甚至抢劫,曾经拿刀威胁被害人说如果不拿钱就剁下你的手指。我们第一次在看守所见到小罗时,他还桀骜不驯地问我们:“不是说未成年犯罪不用处罚吗?”后来我们会见了他的父母,小罗妈妈张口第一句话就是:“检察官啊,小孩子犯点错简单处罚一下不就好了,至于当成犯罪吗!”

有一个被害人小冬,被小罗一伙人勒索和抢劫了十几次,金额1000多元,受害时间长达近1年。直到有一天,小冬的父亲在小冬手机上发现了他和小罗的聊天记录,这才向公安机关报了案。事情就这么结束了么?还有,在审查起诉期间,小罗父母不仅教孩子怎样虚假供述,混淆事实,甚至威胁恐吓被害人,造成其中一个被害人因为恐惧跳白马河自杀未遂,幸好及时被人救起。老实说,面对这样一个暴力成性、不知悔改的未成年人,还有这么一对自以为是、藐视法律的父母,我唯一一个念头就是赶紧把小罗送上法庭。

庭审过后,法庭以抢劫罪,敲诈勒索罪数罪并罚,判处小罗有期徒刑3年。我以为我会很痛快,可是我没有,因为小罗在法庭上说了这么一段话。他说:“我初一的时候,是班长,成绩很好,可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总被一群高年级学生欺负,到了初二,我变得比他们更坏,后来就再也没有人敢欺负我了。”说完,小罗留下了两行忏悔的泪水。

听完小罗的这些话,我怅然若失。我在想,如果在他初一那年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你可以用法律保护自己,或许他现在还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如果在他初二那年有一个声音告诉他,抢劫、敲诈勒索是犯罪行为,或许他不会犯下知的错误。是的法治的声音有很多。可是当警车的警笛响起,当检察官开始出庭指控,当法官的大槌落下的时候,对小罗来说,这一切都来得太迟了。我这才知道,什么叫“谁执法,谁普法”,一个未检的检察官除了在公诉席上慷慨陈词、指控犯罪,传播法治的声音,更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因为这声音,可以让孩子们知道哪里是法律的禁区;可以让他们在犯错前及时地悬崖勒马;更可以让法律成为每个孩子值得信赖的伙伴、朋友,而不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5年来,全省检察机关受理审查起诉未成年人案件8976件13795人,共起诉未成年故意杀人、强奸、抢劫等严重暴力犯罪案件1161件,2184人,有人就提出了,要降低未成年刑事责任年龄到12周岁,可是真的有用吗?伟大的法学家孟德斯鸠说过这么一句话,他说:“刑罚可以防止一般邪恶的许多后果,但是刑罚不能铲除邪恶本身。”只要法治的声音仍然不能提前就位,即使是降到10周岁,也不可能减少未成年犯罪,而只会增加未成年的罪犯,那么这一切要如何改变呢?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让法治的声音穿越时间,抵达犯罪的前面,让它在课堂响起,让它在网络传播,让它伴随着每一个法律人的谆谆教诲传遍所有孩子的心里,只有这样,法治的声音才会有正义的回响。我是一名公诉人,也是法律的守夜人,为法治发声。我,还在继续!